去看花的时候,每前进一步,心情就激动一分,因知道即将走进一场花事美丽,轻嗅一片花草芳菲,期待之情溢满心里,所以觉得一路都在张扬,甚至于在电动车上张开双臂,在冷风中不冷,心的温度,可以温暖着世界,世界的温度,终究只能冰冷着身体。人的意志,可以让寒冰发热,也能够让烈火熄灭,就自我感觉而言。大多的时候,都需要一个理由一个盼头,可以在那盼头当中尽情期待和想象,似所有的美景都已经尽收眼底一般。而一路的风景,确实也不让人失望,星星点点的油菜花,还有细碎如粉末般的李花(应该是李花吧?),都在不断的挑逗着心灵的抵抗,会让人忍不住停留。

  最后的时候,除了身上沾染的些许油菜花粉末,手机里几张表达不了什么的照片之外,在身后连脚印也没有留下一个,像一个幽灵一般,倏忽的就过去了。而这段记忆,轻飘飘的,也将像风儿一样,在心湖的水面,吹起一圈圈的波纹,一点点的涟漪。余下时间的结果,留待明年来说。

  我终于只是走过,走过路边的风景,剪裁了一丝一毫的影。

  油菜花,最终还会被榨成油的,与它的情结早已结下,而不只是每年花开眼前的景。或许在晚上吃饭的时候,就已经体验过了。

  对于多数人来说,看什么都是第一眼惊奇欣喜,第二眼一般景色,第三眼便是也就这样、如此而已,我也是这样的感觉。当然,也会有越看越美的,像是烈酒,越陈旧越美丽,时间沉淀过后的,会显得厚重一些。喜新厌旧,对多数的风景来说还是适用的,不然也不会人人都想着去看不同的东西,去各种不同的地方,那不是一种虚荣心的满足,也不单只是一种用于炫耀的资本,而是一种内心的渴望,渴望新鲜的东西。

  年年到了这个时候,花儿总是在娇艳着,春色无边,勃勃生机,不同的是,每年看花都已是不同的心情,怀着不同的感觉,真可谓,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花开花谢,每次落了都会重新再开,开了会重新凋谢,而人生,只有一次,不管好还是坏,过了就再也回不去了。花有再开时,人无再少年。

  好似对很多东西都只是喜新,新鲜感过了,便也就觉得平淡如此,毫无兴趣,而也愿意为了最开始几分钟的新奇,做出几十倍的努力。看着同行的同学在油菜花包围着中间的小路上像孩子一样的玩,笑声传遍了几里地。油菜花粉染在衣服上,笑着说回去尚可“招蜂引蝶”。时间一过,热情已经浇灭,最后的归途,对采花已经不再好奇。只是路旁的玉兰,依旧是“多情不改年年色,千古芳心持赠君。”开着往年的颜色,在不同人的眼前,对着空气诉说;桃花还是“始盛开”,粉红的色彩,芳菲引人;还有许多,我知道还有不知道的花儿,都在开出自己想要的颜色。明年的油菜花,也还是这般颜色吧,但谁也不知道明年会多了什么或是少了什么。只今年的走过的路,明年定是不同的了。

  或因得不到的反而是最好的,最后的目的地里除了最初的震撼之外,觉得再无新奇,成片的油菜花,高过人的身体,散发出淡淡的香味,少有的几只蜜蜂,嗡嗡的飞着,在花间任意驰骋。有时候觉得一只蜜蜂是幸运的,可以在自然之中任意的绽放,为一朵花欣喜若狂,拍动着翅膀飞上高空,俯仰大地之大,为着轻易的响动惊觉,人走过的时候,扰了蜜蜂的闲情,但蜜蜂却增添了人眼里的景致,相机捕捉的镜头,留住了一只蜜蜂奔忙的影子,然后再回头时,已不见了。在网上看见这样一句话:一株油菜花可能没有玫瑰百合漂亮,但成片的玫瑰花就不一样了。心想,若得一朵孤傲的采花,傲立于人世繁华之地,或被寄予某种特定的内涵,当又是另一番理论了吧。每一朵花,都有自己特别的生命的仪式和形态,本无比较,只是我们却喜欢比较。去看的时候,油菜花依旧安然,她并不知道我心中的想法,依然在风中轻轻摇晃。

  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似所有植物这般,起起落落,来来回回,依旧是安静如初。看见那石缝当中的植株,想起那句:生命在夹缝中求生存,虽然小,却活得真。一个真字,让多少人汗颜?人生已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,只要无愧于心,也就是最大的“真实”了吧。而人间依旧恶意欺诈的谎言在弥漫,到处污言秽语不断。持己之心,做己之事,无须附和,无须委蛇。

(责任编辑:qq日志大全网)